《细菌的启示》原文赏析(北师版初二)


         认识细菌

         现在我们正在遭遇一场特殊的战争,它引起关注的程度已经不亚于伊拉克战争。交战的一方是人类,地球上的霸主;另一方是微生物,生物界的元老。这是一场生物界的新老霸主之战。微生物绝对是强敌。我觉得我们应该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对够格的对手给予尊重。

         世界上的物种不计其数,但一般分为五大类:原核细胞生物(其中包括细菌),真核细胞生物,真菌,植物和动物。植物是生产者,它们承担了将太阳能转化为生物能的任务。动物是消费者,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摄取植物转化的生物能。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是分解有机物,如果没有这些分解者,地球是不可想象的,尸体比活物还多,我们的生存空间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垃圾场。

         原核生物中相当一部分是细菌,细菌是单细胞生物,没有成形的细胞核,它们的大小要用微米来计量,1000微米是1毫米。细菌分为自养型和异养型两种。前者可以进行光合作用,依靠无机物生存,后者则依靠有机物生存。病毒是没有细胞结构的,它们更加微小,要用纳米来度量,1纳米是千分之一微米。病毒的形状非常别致,可以说独一无二。数学家陈省身在一次演讲中说:2000多年前欧几里得在他的几何学中提出,空间存在着五种正多面体:正四面体,正六面体,正八面体,正十二面体,正二十面体。前四种形状在大自然中都可以找到,正二十面体似乎只存在于人的理念中,直到2000多年后的今天,生物学家才在病毒的身上看到了欧氏几何中的那个最精美、复杂的形状。

         细菌有以下几个性质和特征:

         第一,细菌是生物界当之无愧的元老。大约在35到36亿年前,地球上产生生命不久,细菌就出现了。当地球上的生命过半时才出现了真核细胞生物,5.8亿年前才出现多细胞生物,人类的出现是极其晚近的事情,只有200万年的历史。可以说地球上的生命史一半是细菌的故事。

         第二,细菌无所不在。如前所述,细菌是地球上的生命之树的根基,并且至今仍有巨大的生命力。它们能承受从摄氏零下30度的低温到150度的高温,它们生存于大气、水和土壤中,甚至6英里以下的玄武岩中也有它们的踪迹,它们还可以生存在动植物体内。它们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并且数量和质量非常可观。举几个例子,一粒普通的泥土中有几亿个细菌,人的一滴唾液中有几百万个细菌,甚至人体体重的10%是由细菌构成的。地球上细菌的总量是多少很难估计,但是很多学者愿意试解这一难题。一个学者测出了一杯水中的细菌,由此推论,海洋中的细菌总质量是陆地上全部生物的五十分之一。另一个学者,作了更艰难的估算,地球上全部细菌的总和超过其他全部生物的总和。顺便说一下,1只蚂蚁的重量是1-5毫克,但世界上共有1亿亿只蚂蚁,其总重量和人类相同。可见,小个子们的实力是不可低估的。

         格尔德在美国科学院学报上发表过一篇论文《水深火热中的细菌》,单从题目就可以形象地看出细菌分布之广。科学界普遍认为,在太阳系的其他星球上不可能存在生命,因为地球有得天独厚的特殊环境。而格尔德认为,地球的特殊条件主要是地表,而就3-5英里的浅层而言,许多星球与地球极其相似。细菌在这种状态下可以生存,就意味着太阳系最少有10个星球可以生长细菌。所以说细菌很可能是宇宙生存模式的代表。

         第三,细菌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发挥着重要作用。20亿年前植物还未产生时,细菌最先进行光合作用转化出氧气。人的消化过程,一些动物的反刍,都离不开细菌的作用。有些植物需要氮气,但不能直接吸收,靠根瘤菌的帮助来完成。另外,饲料发酵,奶酪、酸奶、酸菜等食品的制作,有机垃圾通过腐烂成为植物的营养肥料,都与细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细菌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第四,细菌的不可毁灭性。细菌具有别的生物不可匹敌的生命力。它们对生存条件的要求很低,地上天上水中土中无所不在。而人类不行,人类对生存条件的要求十分苛刻。而且随着不断发展,人类生存的风险越来越大。人类创造了许多可以彻底毁灭自我的方法,人类在自我发展的同时还正在毁灭着其他的生物。如果发生核战争,在毁灭人类的同时还将毁灭脊椎动物,但是大多数的昆虫能够幸存下来,核武器更奈何不了细菌。

         其实人类从来没有想过要彻底消灭细菌,人类也没有能力办到。人类只是想要尽可能地消灭家中的和体内的有害的细菌。消灭体内细菌的战役开始于20世纪初叶,随着青霉素的发明,“抗生素时代”到来了,并且一度以为已经大获全胜。当时发达国家认为传染病只存在于发展中国家,而在发达国家几乎绝迹。美国的医生在美国已经看不到甲肝病菌,必须到发展中国家来观察。我曾在美国住了一年半,其间没有拉过一回肚子,因为美国已经消灭了大肠杆菌。1969年,美国卫生总署宣称传染病在美国已经被彻底消灭。然而不久细菌的复活和反攻宣告了抗生素的失败。1941年青霉素可以消灭绝大多数葡萄球菌,现在95%的葡萄球菌都对青霉素产生了抗体。

         人们对此类现象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使用抗生素一段时间,细菌通过个体的适应,渐渐产生了抵抗力。其实不然。这实际上是达尔文学说中的自然选择作用的结果。细菌有很宽的谱系,抗生素能够消灭大部分细菌,但总是有少数细菌天然就对此类抗生素有抵抗力,因而存活下来。由于细菌繁殖极快,这少数细菌很快就会发展成为一个新的庞大的群体,它们的后代继承其先辈的品质,统统有抵抗力。细菌宽阔的谱系是怎么形成的?是靠变异和粒质引进新的基因。变异可以帮助物种应对变化的环境。繁殖就是基因复制,而复制几乎没有完全忠实的。生物双性繁殖每生殖10万个个体时会产生一个变异。而细菌得天独厚的是,其繁殖速度极快。细菌平均1至2周可繁殖300代,平均一天繁殖30代,而人类要繁殖30代则需要1000年,在繁殖的速度上细菌的一天等于人类的1000年。这是一场人菌斗法,斗法变异。这很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和牛魔王的斗法,二者不断地变化身形以求制服对方,至少是不被对方制服。其实人类也是变异很大、谱系很宽的物种,只不过由于人类的繁殖速度慢,从而使变异的效果来得缓慢。比如让健康人与SARS病人面对面作深呼吸,绝对不可能人人都被传染。麻风病非常可怕,常人都不敢和麻风病人接触。麻风病人都被隔离到很偏僻的地方。人家为什么怕它呢?主要是因为病症可怕,其实人们不清楚它的传染性。世界麻疯病之父丹尼尔森为了做一个试验,有意想得麻疯病,他和一些理想主义者,将麻风病人的血注射到自己身上,结果没一个人得病,5个人都是免疫的。他们到中国的麻风病医院去,一见中国麻风病人就拍拍肩膀,拥抱一下。中国麻风病医生们惊呆了,说你胆子这么大呀。其实是人家明白麻风病不能传染所有人,而他们是免疫者。他们为什么能免疫?这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至今还没有一种病菌能够将人类100%消灭,就像没有一种抗生素能把病菌全部消灭一样。但如果来了一种病菌将人类99%消灭了,人类可就没有这么快的繁衍和复兴的能力了,因为我们人类的生育速度太慢。

         再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白种人在新大陆的举动曾经是极其残酷的,但是他们在南北美洲用武器杀死的土著数量很小,当地的90%的人不是死于白种人的枪炮,而是死于他们身上的细菌。为什么他们身上的细菌可以杀死对方,而自己不死呢?是因为美洲没有这种病菌,大多数土著们没有抵抗力。白种人为什么可以抵抗这些病菌呢?他们是欧洲大陆遭到这种病菌袭击时的幸存者的后代,90%的欧洲人早就在什么黑死病的过程中死掉了,这些幸存者天生能抵抗这种病,他们的后代继承了这种抵抗力,通通不得这种病。    他们带着这些病菌来到了美洲,而美洲人没有遭遇过这些病菌,大批死亡。

         返回主题,在人菌大战中,在变异能力上,我们干不过这些地球上的元老。换句话说,在基因的多样性上人类没有优势,那怎么办呢?要靠两个武器来抵抗:一是免疫力,免疫力是人类所拥有的一般低级动物所不拥有的本领。免疫力就是如果你得了这种病,然后好了,以后就有抵抗这种病的能力了。有的是终生免疫,有的是期间免疫。再一个本领就是科学技术手段。赤手空拳我们是打不过细菌的,但我们可以弄出很多武器来,比如说抗生素。当然人类依靠抗生素经过了一段反复,没有大获全胜,还在诉诸别的科学手段。人类就是这样来与细菌抗衡的。

         第五,细菌的生存策略。细菌是怎么生存的?是靠寄生。什么叫寄生?所谓寄生就是吃别人,不劳动,不去捕食。不但不去捕食,并且不必自己消化——先咀嚼,后进入胃肠,经过复杂的化学过程,然后吸收。采取寄生的策略,这些事情统统不干,去打猎去采集去干活,那多愚蠢哪!它就吃你,哪儿也不去,就在你体内。你把食物给消化了,它直接吸收到它的身体里。有些寄生的东西,要对方的血液喝;有些把对方所转化的其他高级营养直接吸收。

         寄生是一种生存策略,它又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在你身上寄生但不要你命。要你命干吗?在你肚子里吃你,生活得挺好的。要了你命它哪儿呆着去呀?对不对?它寿命通常比你短。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要危害你,吃人家挺好的啊,干吗要人家的命呢?要人家的命之后,还要找第二个对象,继续吃下去不是比再找宿主更省劲吗?但有的时候做不到,有其他寄生物跟它争着去蚕食一个宿主;不早点下手,别人就给吃了,反正宿主都是要死的,也就是说和平共处是要有条件的,就跟人类的和平一样是有条件的,不能无谓地争取和平。和平寄生的条件是不能有残酷的同类竞争。与之对应,伤害的策略也有条件,就是在把宿主害死以后必须能够及时转移。要是宿主死了,细菌也没地儿呆了,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转移靠什么?靠传染,如若不然前脚宿主死了,后脚细菌也得死。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细菌在寄生的同时,也对人体有帮助,或许这种寄生叫作共生更恰当。就拿病毒来说,一共存在着4000种病毒,在其中只有100种是对人体有伤害的,大多数确实没有伤害,而伤害者一定有传染的手段。所以这类病毒必须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存活,人口太稀疏了不成。比如一个部落或一个村庄有病毒或细菌,把这村里的人畜都害死了以后,这种病毒或细菌也就灭绝了。细菌本身没有跑到100里地以外的能力。寄生一定要有宿主的,要有无边的人群,可以不断换人。为什么欧亚大陆产生了一些高级的细菌,因为那里在古代已经人口密集。前提是要人多,但细菌也确实需要传染的能力。传染有两个途径,一个是通过宿主之间的接触,比如我们在一块儿吃饭、面对面呼吸、打喷嚏。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媒介,蚊子、水、共用的针头,都是媒介。传播手段也是很有意思的,也靠自然选择、适者生存。笨拙的细菌早死了,能活下来的谁也不笨拙,各有各的路数。有些细菌靠人和人的呼吸来传染,这些细菌对人的伤害至少在传染期是不大的,为什么呢?如果你刚一传染就卧床,就不能出去传染别人了。所以说呼吸道传染疾病通常传染期对身体不会有致命打击。相反呢,有些传染病不靠人与人的接触,靠蚊子传染。这种病就可能让你卧床,因为它不依赖你去接触他人,接触也不一定能传染。要靠蚊子去吸你的血,传给别人。这样的传染在伤害你的时候就不用考虑轻重程度。还有一些传染手段很巧妙,比如说有些病菌要通过蚂蚁带到绵羊身上,这种病菌通常选择蚂蚁到了草叶上的时候侵入蚂蚁身上,这时候蚂蚁就不能动了,绵羊正好来吃草了,就把带菌的蚂蚁吃到绵羊肚子里。还有更巧妙的,狂犬病的病菌。当人被狗咬了之后,这种病菌就进入到人的身体里,就得了这种病,病症就是发疯。发疯以后,这个人就会咬人,一咬别人,别人就得这种病。它是通过一种不可思议的手段来传染。

         细菌对人类进步观的挑战

         前面我说到细菌是地球上的元老,在36亿年的漫长历史里它们稳如磐石,以不变应万变。我们不是说过它们的变异吗?他们要不变异的话,早就被抗生素杀死了。但他们的变异没有改变自己整个的身体形态,没有改变自己谋生的策略。从本质上说,细菌是不变的。

         不错,细菌的特征不等于地球上所有生命的特征。但是地球上一半生命(仅就总重量而言)居然在这么漫长的岁月里高度稳定,这不是和进步观截然对立吗?我们的进步观曾经是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基础的。该怎么解释进步呢?细菌不进化,挺好的呀!面对这样的事实生物学家不得不重新思考。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达尔文没有犯错误,犯错误的是他的信徒,甚至多数信徒误解了达尔文的思想。达尔文的进化论里不包括进步的意思。古尔德在他的两部著作(特别是《生命的壮阔》)里都在反省和批判进步观。当然这远不是古尔德一个人的功绩,在他之前就有一个叫威廉斯的大牌学者,在60年代写了一本《适应与自然选择》,这在生物学界应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本书。这本书最早开始怀疑进步。这些学者认为,进步观不是达尔文的思想。达尔文在《物种起源》这部书里最频繁使用的那个词组不包含进步的意思,那是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翻译成中文是“饰变的由来”。在漫长的岁月里为什么会变,就是刚才我跟大家所说的物种产生变异,然后自然选择,适者生存,小的变化不断积累,久而久之就有聚集成很大的变化的可能性。但是,达尔文多次在他的著作里说,他不认为生命有高级、低级之分。

         有些生物你认为它的结构很简单很低级,但它的适应能力很好,还有些动物个头很大、结构很复杂,适应得不好啊!适应得不好还叫做高级?适应好的还叫做低级?适应是达尔文学说里最核心的概念之一,所以他多次说:他不认为我们是最高级的,不认为“高级”是严格的概念。发生在细菌身上的是什么?显然不是进步,是适应。

         什么是适应呢?达尔文的适应的本意是该生物对它所生活的地点、对那个局部环境的适应,那绝不意味着全面的普遍的适应,不意味着进步。我在这儿能适应这个纬度的地带,凭什么一定要有到南极生活的能力呢。我们在这儿活着,适应这儿就够了!适应不能导致全方位的进步。说得深刻彻底一点,进步这个词其实是非常空虚的一个概念,很难说什么叫进步,必须把它换成别的可以操作的概念。有些生物学家说,身体的复杂化就是进步的操作概念,不够进步就是比较简单,当然我们前面说了,达尔文对此是不赞成的。威廉斯也说过,螺旋桨飞机的结构要比喷气式飞机复杂。但是我们姑且就这么说,“复杂”毕竟比“进步”易于操作。但是为了生存,有种种的策略可以选择。可以把自己的结构变得复杂一点去适应环境,为什么不可以把自己变得简单一点去适应呢?这种可能性是符合逻辑的。换句话说,可以通过进化去适应,为什么不可以通过退化去适应呢?为什么在大自然中进步是一定的?为什么保持原状就不行呢?为什么退步就不行呢?生命史一半的故事是细菌的故事,它们稳定不变,现存的生物大部分还是细菌。不断走向复杂的,在大自然中只是少数动物,它们确实发生着走向复杂的趋势,还可以画出一个谱系来,这似乎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它们毕竟是少数,这是不能否认的。

         人类总说我们统治地球,这是狂妄!怎么叫统治地球了?不错,人的数量加上饲养的家畜,已经比野生的哺乳动物总量还高。但是,我们看到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成员仍然是昆虫和细菌。你想消灭人家?门儿都没有!最终可能消灭自己,却消灭不了细菌和昆虫。当我们看到细菌之日,就是我们知道自己不是霸主之时。少数的动物发生的进化可以说是生物界的全体特征吗?进化论是要说明生物界的一般性规律。只是少数生物呈现出进化的趋势,多数生物没有大的变化。这样事情就麻烦了,就面临着重新解释的问题。

         下面我就给大家介绍另一种解释。简单的说,就是墙与醉鬼的理论。什么叫墙与醉鬼理论呢?过去经常发现醉鬼掉到路边的水沟里。为什么呢?是不是醉鬼天生有一种确定的方向,喝醉了要向水沟里走?这不荒诞么?醉鬼与水沟有什么关系呢?那么为什么进了水沟呢?其实是因为他喝醉了以后乱走,进了水沟,不是说他一定朝着水沟走。特别是因为,当路的一边有一堵墙,另一边是水沟的时候,往往掉进水沟。醉鬼没有方向,蹒跚而行,往左拐一下,往右拐一下。而左边不幸有一堵墙,脑袋撞一下,又回来了,再往右拐一下。自然有的时候接连往左拐,但只能是接连撞墙。同理,有的时候也会接连往右拐,这同样是偶然,但结果怎样呢?掉水沟里了。其实醉鬼没有确定的方向。返回来,我们再说生物的进化,这里也有一堵墙,从墙根下面产生了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它们从这里开始变异。变化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结构往简单化走,另一个往复杂走。问题是简单的到了单细胞生物不能再简单了,简单是有极限的。作为一个生命最起码要单细胞。或者比单细胞再简化就是病毒了。病毒比单细胞还要简单,到了病毒这儿,就不能再简化,所以说就像有一堵墙一样。生物可以往右走——变得复杂,也可以往左走——变得简单。因为右边开放,所以那里的物种成散布状。因为左边“有墙”——不能无限向左,所以向左者云集在“墙根”下,最简单的细菌成了生物中最众多的组成者。单细胞向复杂走一步,就变成多细胞了。到多细胞这儿,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退化回到单细胞,一个是进一步往复杂走。有一部分多细胞动物往简单走,一部分往更复杂走,往更复杂走的多细胞动物比如说进化到爬行类。爬行类动物还有两种选择,一是往简单走,一是往更复杂走。这都是偶然的。这个进化过程就像一个醉鬼一样。它可以简化也可以复杂化,其中的一小撮极其幸运的走到了最复杂的顶端,走到颠峰的就是人类。但是宇宙间不存在生物必然进化的道理。我们走到最复杂的颠峰是偶然,只是偶然,连幸运都很难说。复杂了以后,可能离末日更近,你敢说幸运其实还是自负和狂妄。恐龙曾经是这个星球上最复杂的生物,已经不存在了。复杂是它的幸运吗?进步一定能使物种长存吗?这要两说的。我们可以作一个小的智力游戏,假设人类有一种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简单也可以选择复杂,我们选择什么?什么最能保证我们的物种生存下去?古尔德说,如果像赌徒一样押宝的话,他押在简单上,不押在复杂上。复杂的结构实际上也是一种负担,复杂的机器错一步都不行,稍有一个部件坏了都不成。你今天胃不好,明天头疼,后天又脚气了,不胜烦恼,因为你的部件太复杂,你说自己本事大,十八般武艺。其实一招鲜吃遍天,要什么十八般武艺。所以说要押宝的话,复杂精致不一定最利于物种生存,简单不失为一个策略。可否给这种走向简单的策略找个例证呢?那就是寄生的策略。

         寄生的策略

         寄生的策略极其简单。有些寄生生物的祖先半寄生或不寄生,后代慢慢变成寄生了,它们比祖先简单。病毒的起源,有两种解释。其中之一就是病毒是从一种复杂的寄生物退化成简单的寄生物的,寄生物最简单,病毒又是寄生物里最简单的。简单到不需要行走能力,不需要会飞、会走、会游,不需要有觅食能力,乃至消化能力,就剩两样东西:食、性。食是直接去获取营养,再一个就是繁殖,不会这两样就不是生物了。

         寄生显然是生物世界中重要的生存策略之一。尽管它看着不舒服,没有美感,没有尊严,恶心,但是当你跳出三界外,比如在火星上作为一个旁观者遥望地球,或是你不看人的世界,看别的生物之间的竞争,你会觉得这种策略真是鬼聪明。应该说生物在地球上有这样几个生存地点,一个是水,一个是陆,除此之外,还开辟了一个重大的空间就是其他生物的体内。寄生就是生存在生物体内。生存一般靠两个手段,一个是劳动,再有一个就是寄生。寄生是生物世界里一种非常重要的生存手段,也非常普遍。普遍到差不多的动物都被寄生着,谁也不能豁免。你看到天上有一只鸽子在飞,那哪是一只鸽子啊,那是一个飞行的动物园。它身上的寄生物无数,它的消化道里有寄生物,羽毛里有寄生物。这样看,可以说生物的世界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寄生你还别太自卑,说明你还挺有生命力的,还可以养一些。我的学生曾经做一些城市研究,有一些特殊职业比如说乞丐、算命等等的职业,我们可以称它们为寄生职业,他们不创造财富,不创造生活资料。他们是靠别人来创造生活资料,然后他们去乞食,去偷盗或骗取。50年代采取这种生活方式的不多,现在多起来了,那么该怎样评价改革开放呢?这样寄生的现象肯定是不好的。

         但是看你怎么看了,文革以后中国没有这样的行为,那个社会好吗?那个社会不好。石头上能寄生东西吗?不能。沙漠里能寄生东西吗?难呀!现在这个社会有寄生物,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社会比以前有生命力了。

         我们接着谈军备竞赛,就是寄生物与宿主间的竞赛。有生命力也不能老让别人寄生啊,于是二者之间展开了不间断的竞争,双方不断的变招。在动物世界里寄生物与宿主的交锋,基本是靠变异来进行的,也就是通过变异来改换生存策略。我前面说过,人类在与他的寄生物的斗争中基本是靠两样东西:一是免疫力,二是科学技术。在生物世界里,我们从细菌和病毒身上认识到寄生之后,对于寄生策略就有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更全面更深刻的理解,我们把它提升到一种生存手段。

         回过头来,审视一下人类面临的寄生现象,就不只是寄生虫、细菌和病毒在人类身上的寄生了,我们人类中也有很多成员是以寄生的策略生存于社会中的。寄生现象是一种走向简单、选择捷径、放弃复杂、拒绝进步的策略。观察一下我们的社会有很多寄生虫,包括腐败分子,会发现他们的行为不需要高智力,那些手段就复杂度来说没多高,没有高等数学深奥,甚至连初等数学都学不好的人也可以想出这些把戏,实在是很浅显。要在人类社会里采取寄生的策略的话,不需要数理化,也不需要文史哲,靠那些来生存真是太累了,寄生需要的东西就是一点机会,一点狡猾,加上厚黑,就足够了,有很多腐败高手四则运算都算不好,他们不会解难题,但是他们能够通过腐败手段捞取大笔财富。引入寄生的概念,有助于我们理解这种现象。当然要深入探讨的话,必须指出是制度给了他们一个空间,这是前提。在制度不完善的时候,境界不高又比较机灵的人容易做这样的选择。还有很多类似的现象,比如论文的剽窃,考试的作弊,都是寄生的策略。我们只有通过制度的完善才能减少社会上的寄生现象,但制度的完善是一件极其艰苦的事情。

         当我们从生物的世界到人类的社会,一以贯之地看待寄生策略的时候,便可望获得一种不卑不亢、不愠不火、不喜不哀的态度。一方面,我们不可能在人类社会中铲除寄生,正如同我们不可能消灭细菌。一种在生物的世界中经历了几十亿年演化的生存策略,岂能在我们这里扫荡干净?但是另一方面,生物世界中的基本事实不会助长我们的犬儒主义,要我们束手待毙,而恰恰是激发我们竞争、自卫,开始与寄生的漫长的斗争,开始永恒的“军备竞赛”,开始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较量。一方面,乞丐、假币制造者、骗子、考试作弊者、巨额遗产继承者、食利阶层,几乎是永恒的社会现象。但是另一方面,防范假币、打击骗子、监督考试、缴纳遗产税,也是社会永不懈怠的职责,因为如若没有了这些,上述角色将泛滥成灾。

         从另一角度看,有些寄生现象是可以容忍的,比如乞丐。人的尊严的底线制约着乞丐的规模。小骗子和考试作弊者则有风险约束这一群体的规模。这些多是社会底层者,社会生态决定了他们的规模。社会法制决定了此等寄生与被寄生大致的均衡。一句话,他们杜绝不了,他们也搞不垮社会。社会高层的寄生对社会的瓦解远远高于底层的寄生。比如高层的腐败和巨额遗产继承。他们会恶化公平竞争,是绝对不能宽容和忍耐的。

         除此之外,抵抗寄生,还可以从个人做起。那将是另一番道理。寄生是有成本的。除了上面所说的尊严的丢失,风险的承担,等等,这一策略还有一份永恒的代价:自身将走向“简化”。在座的每一个同学都在智力的王国中求索了多年。如果你愿意在智力和精神(生物界的寄生物自身往往最终只剩下食和性)上退化,就可以选择种种寄生的策略,抄袭、作弊、嫁给富翁作花瓶,乃至日后走向腐败,等等。否则,就将寄生的策略留给他人,自己一点也不嫉妒和羡慕,因为他们是弱者,甚至可以这样想:我们不是一类动物。

         在非典期间,我没能给大家带来应对危机的招数。我半生所习多是“无用之学”。但是我愿意以危机时刻讨论无用之学的执著和从容,达到与同学们在精神和意志上的相互砥砺。谢谢大家。


编辑整理:武汉龙门尚学

联系我们

报名咨询: 柳老师 18627866746

龙门尚学简介

龙门尚学教育

      武汉龙门尚学是上市公司龙门教育(股票代码:838830)旗下中小学校外教育高端品牌,专注中小学个性化教学。课程服务包含精品一对一、精品班组课、中高考全托冲刺。坚持能力至上的教学理念,按照龙门3A高效学习系统,致力于帮助学生改善学习方法,培养学习习惯,以学习能力提升促进考试成绩提高。 龙门尚学采用名师合伙人机制搭建名师联盟,并推出尚学云课搭建O2O混合式学习平台,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名师课程共享。目前在武汉地区有13个校区,分别为江夏校区光谷校区水果湖校区取水楼校区徐东校区胭脂路校区南湖校区青山校区吴家山校区永清校区崇仁路校区钟家村校区中南校区,基本覆盖武汉主要区域。

联系我们

报名咨询: 柳老师 18627866746

一对一教学环境

在线报名
电话
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