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那些潜藏在语文书里的“伪文”


  近年来,关于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频频出现“伪文”的争论屡见报端,闹得沸沸扬扬。而今,随着部编本教材在2018年秋天全面投入使用,这套教材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尽管如此,它存在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笔者在经过大量调查研究后,首次尝试对争议频出的外国文学选篇做了正本清源式的系统梳理,对其在选篇来源、作者署名规范、内容准确性及改编力度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作了深入而细致的挖掘,并且提出了相应的改进的建议。希冀本文的出现,能够对广大小学语文教育工作者有所帮助,对当下的语文教材编写者和出版者有所启发,也为这场曾经深陷泥潭、无休无止的争论提供一个客观、准确的声音。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材,尤其是语文教材,作为莘莘学子亲近研习母语文化的重要依据,在选篇的呈现上应当严谨、规范,容不得半点纰漏和马虎,近年来普通读者间屡屡掀起的纠错高峰,从侧面反映了该问题受重视的程度。教材的编写和出版工作任重道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尤其语文教材中,除了优秀的本国作家作品,各版本教材都收入了相当比例的外国文学篇目。以2012年的人教旧版《语文》教材(以下简称“教材”)为例,据笔者粗略统计,整个小学阶段收录的外国文学作品共有51篇[1]。

  本文就以这些入选的外国篇目为研究对象,追根溯源,对这些选文的来龙去脉进行了一番追踪、查考、对比,发现教材在选篇来源、作者署名规范、内容准确性以及改编力度等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1作者署名错误、不规范甚至缺失的现象较普遍

  署名权是一个作者的基本权利,应该得到尊重,这一点不分中外。值得肯定的是,教材中的大多数选文都做到了为原作者、译者署名,但是在署名的准确性、规范性方面还有待加强。

  首先是准确性。

  细心的读者可能都发现了,二年级上册《蓝色的树叶》一文作者署名为“(苏)瓦?奥谢叶娃”,这和二年级下册《三个儿子》一文的作者“(苏)符?奥谢耶娃”似乎很相似。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呢?

  通过查阅,这两篇文章的作者同为一人,即苏联女作家瓦连京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奥谢耶娃(ValentinaOseeva)[2]。不同时期的译名可能会有差别,但是至少在同一套教材中这种“同人不同名”的现象应当坚决杜绝,以免给读者造成困扰。教材中的两处译名宜统一为“瓦?奥谢耶娃”。

  此外还有五年级下册的《地震中的父与子》一文,作者原名为MarkV.Hansen(马克?汉森)[3],教材中却署名“马克?汉林”,“森”“林”之别令人疑惑。

  六年级上册的《跑进家来的松鼠》一文署名“(俄)斯克列比茨基”,查来查去令人不知所以然,原来作者就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海燕》(入选教材八年级下册)的作者高尔基,“斯克列比茨基”是“高尔基”的原名。此处不用通用名有故弄玄虚之嫌。

  不过最大的“乌龙案”也许已经尘封很多年。六年级上册的《穷人》,入选小学语文教材至少已经有二十载光阴,作者署名一直是大名鼎鼎的俄罗斯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但是笔者用英文索引老人家的著作年表无果而终,非常戏剧化的是,却在法国大作家雨果的一首题为HowGoodArethePoor(《穷人之善》)的叙事长诗中得到了印证[4]。该诗虽然是诗歌的形式,内容却与教材中的选文如出一辙。究竟是教材编选者张冠李戴,还是作家创作题材雷同?这一点期待教材编选者和广大方家进一步验证。

  其次是规范性。

  二年级下册《卡罗尔和她的小猫》一文,作者署名“瓦茨”。这个名字很奇怪,很多学生的第一反应就是:是那个发明家瓦特的兄弟吗?教师却无力解答,因为这个作者名明显不像“牛顿”这样有名。更有好事者和辅导书将其和某个英国画家联系起来。众所周知,英语中的姓名是名字在前,姓在后,这一点和汉语正好相反。那么这个“瓦茨”到底是名还是姓?

  原来,本文系由一本名为TooManyKittens(《猫咪太多了》)的绘本改编而来,作者为美国作家MabelWatts(梅布尔?瓦茨)[5]。真相大白,种种解释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编选者的失误也值得反思:一是署名不全面,二是缺少国籍。

  与此相似的还有一个例子:四年级下册的《自然之道》一文。这篇作者署名为“伯罗蒙塞尔”的文章被很多读者怀疑是伪文,甚至有读者专门在天涯论坛撰文“求破解”。怀疑的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教材说作者是“美国作家”,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却无从查考;二是文章内容属于奇闻异事,教育意义明显,在找不到作者而教材又有伪文“前科”的情况下,难以让人信服。

  事实是,这是一篇货真价实的英语原文,作者为MichaelBlumenthal(迈克尔?伯罗蒙塞尔),发表在NewYorkTimes(《纽约时报》)上,原题为Human,AllTooHumanTamperingWithNatureOnARemoteIsle[6]。

  此外还有五年级下册的《走遍天下书为侣》一文,作者原名JoanAiken,此处署名“尤安?艾肯”欠规范,因为Joan在汉语中已经有规范译名“琼”,所以规范署名应为“琼?艾肯”。

  六年级上册的《这篇土地是神圣的》一文,作者是ChiefSeattle,教材署名“西雅图”,宜补充为“西雅图酋长”,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除去上述署名的文章外,还有少数选文缺少作者署名。

  如二年级下册《我为你骄傲》一文,教材仅说明是“李荷卿译写”,事实是该文并非“无名氏”所写,而是改编自JerryHarpt(杰瑞?哈普特)原题为TrueForgiveness(《真正的宽恕》)的文章。

  三年级上册《给予树》一文,教材仅说明是“郑恩恩编译”;同一册的《好汉查理》一文,也仅注明是“宏巍编译”,缺少最基本的作者信息。根据笔者查考到的信息,前文当来自ChickenSoupfortheSoul:ChristmasCheer(《心灵鸡汤之圣诞欢歌》)一书,作者署名KathleenDixon(凯思琳?迪克森)[7];后文笔者经多方努力仍没有找到出处,希望编选者能做出补充说明。

  此外还有五年级上册《钓鱼的启示》一文,教材没有任何关于作者、编译者的说明,而事实上是,这篇原题为CatchofaLifetime的文章是各种英文读本的大爱,想要获得作者JamesP.Lenfestey(詹姆斯?冷弗斯特)的信息易如反掌。

  六年级下册《我最好的老师》一文,同样也是没有任何说明,而这篇文章还同时被选入了北师大版的语文教材,作者是大卫?欧文(DavidOwen)。

  2选篇来源不纯正,导致内容失实

  五年级上册的《地震中的父与子》一文,小学语文教师们一定不会陌生,因为这篇文章几乎每隔两三年就要修订一下,而每次唯一修订的地方就是开头第一句话里的时间。

  在2002年最初版本的教材中,课文是这样的:“1989年美国洛杉矶发生大地震,30万人在不到四分钟的时间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在混乱中,一个年轻的父亲安顿好受伤的妻子,冲向他七岁儿子的学校……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但事实是:1989年美国洛杉矶没有发生地震。可想而知,这篇文章引起了广泛的质疑。

 所以到2004年,在经过一番调查后,教材将这个地方改为“1994年,美国洛杉矶发生大地震……”没错,读者经过查考发现:1994年1月17号,美国洛杉矶的确发生了一场6.6级的地震,造成62人死亡,9000多人受伤。

  但问题又产生了:地震时间是当地的凌晨4点31分,而凌晨的学校里哪来的学生呢?

  于是到2005年,教材又进行了修订,开头变成了“有一年”。

  这样做理论上是没问题了,但是读者,尤其是教师也因此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虚假的故事。否则哪一场大地震那么大,都伤亡30万人了还不敢指名道姓?尤其是作者“马克?汉林”本身就是错误的,该故事简直无从查考。教师都认为它是不真实的,如何来向学生“声情并茂”地传达这背后的情感呢?杭州著名的独立教师郭初阳就专门诉诸媒体,控诉这个问题,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那么,真相究竟为何呢?笔者经过多方查考,最终从侧面找到了这本书的出处——初版于1944年的《心灵鸡汤》,证实这是一篇原文,原题为AreYouGoingtoHelpMe?[8]。

  而细读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居然是:“1989年,一场8.2级的大地震在不到四分钟的时间里,几乎将亚美尼亚夷为平地,夺去了超过三万人的生命……(In1989an8.2earthquakealmostflattenedArmenia,killingover30,000peopleinlessthanfourminutes…)[9]”,跟美国没有任何关系!

  再进一步搜索我们发现,亚美尼亚大地震在世界地震史上都有记载,不过时间不是1989年,而是在1988年12月7日,此处应为原作者的笔误。但是该文的某个译者稀里糊涂地就将Armenia(亚美尼亚)和America(美国)混为一谈,还把“30,000”看成了“30万”,实在是大笔一挥、离题万里,令人唏嘘!

  令人遗憾的是,教材选用了这个版本,在面临质疑以后又没有去追根溯源,才导致了一错再错、越错越离谱,时至今日教材已退出历史舞台了,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3改编过度,歪曲作品原貌以及作者本意

  如果说前述的种种错误还是违背编选者本意的、纯属不经意而为之的话,那么下面所说的几种情况就是编选者有意而为之的结果了。

  为了使教材更好地满足教学意图,方便学生阅读和使用,也有时单纯为考虑篇幅计,一般文章在选入教材时都会做适当的改编或删节。如本文上面提到的很多文章,在选入教材时,可能在题目、段落或者用词等多方面都做过改动。对这一点,教材大多都做出了说明,读者也基本都可以理解。比如,入选教材的两篇法布尔的文章,原文篇幅过长,删节后结构明显紧凑了。

  但是,排除篇幅、意识形态、教育意义等诸多的因素,有个别文章的改编完全歪曲了作品原貌和作者的本意,而且对学生的知识、情感认知又毫无帮助,就显得有点突兀、让人匪夷所思了。

  以三年级下册为例,《七颗钻石》改编自俄国大作家托尔斯泰笔下的《七头大熊》(SevenBears),完全颠覆了作者原来设定的意象,难道仅仅是因为“钻石”比“大熊”更优雅、更好听吗?改编之离谱,托尔斯泰的读者又要以为是杜撰了。

  还有《小狮子爱尔莎》一文,第三段“有一天傍晚,来了一头犀牛……我大声呼喊,爱尔莎从远处跑来,勇敢地和犀牛搏斗。犀牛敌不过它,掉头跑了……”,原文是“We…sawElsaandtherhinofacingeachother…therhino,snortingangrily,retreatedwiththecubinhotpursuit…(我们看见爱尔莎和犀牛对视着,……犀牛不情愿地哼哼着后退了,这家伙还一顿狂追)[10]”,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呼喊”“搏斗”的情节。

  第五段“驴子吓得四散奔逃,有一头被爱尔莎抓伤了。这时候我才想起,兽类在夜里容易发兽性。我用鞭子着实教训了它一顿……”,原文是“Igaveheragoodhiding…Ifeltguiltyathavingunderestimatedhernaturalinstinct…(我打了她一顿……我后悔自己低估了她的本能……)[11]”,不仅这一“鞭子”是编选者硬生生加进来的,前后顺序也颠倒了:原文是作者在打了爱尔莎后才意识到自己失察失职,内心满是自责和愧疚,而不是文中的意识到了问题还“用鞭子”教训小狮子一顿。

  如此改编的必要性何在呢,是想给学生传达什么呢?作者本身是一名女性动物学家、动物保护主义者,这种改编完全不符合她的形象。文章是从她的BornFree(《生而自由》)一书里“浓缩”而来的,编选者一定颇费了一番功夫,但是浓缩不代表可以随意篡改情节,更何况这种篡改带给学生的甚至是负面影响呢?

  4个别篇目或出处有误,或缺乏作者和出处,疑似“伪文”

  除了作者、内容等方面的问题,有些文章的“身世”不明,有诸多可疑之处。

  三年级上册《狮子和鹿》一文,教材说明是选自《伊索寓言》,但是笔者在搜索了包含超过655个故事的英文版《伊索寓言》[12]以及其他多个版本之后,证明这恐怕是个美丽的误会:伊索并没有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五年级下册《多加了一句话》一文,不仅没有作者、出处,这么“化腐朽为神奇”的一个故事,就连故事的主人公都无名无姓,仅以“一位法国著名诗人”称呼。所谓越神秘越有趣,很多小读者读后都按捺不住好奇,问老师:这位“法国著名诗人”究竟是谁呢?

  研究语文教材的都知道,北师版语文教材同样收入了这个故事,题为《语言的魅力》,不同的是文章点明了故事的主人公:法国诗人让?比浩勒。

  然而同样的问题:在英语世界如此家喻户晓的一则佳话,笔者众里寻“他”千百度,却找不到和“让?比浩勒”或者某位“法国著名诗人”的关联。

  出人意料,很多人读到这个故事都是在营销界达人特丽莎?利兹(TeressaIezzi)所著的TheIdeaWriters一书中。不知教材的编选者所依据的“底本”从何而来?该文的著作权归谁?这是又一个美丽的巧合吗,还是仅仅是某位编选者的得意之作?

  平心而论,在眼下众多版本的教材中,人教社的教材无论从哪个角度衡量都仍然处于领先地位。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无论是作为编选者还是出版者,出现个别差错也尚可理解。

  但是,作为千千万万双眼睛都在瞩目的一套教科书,出现这么多问题,似乎不应该。

  我们期待着有朝一日,这些问题能够得到改进,在孩子们眼中一向“神圣”的教科书的编写能够日趋科学、规范、人文、人性,至少在一定时间内能经得起推敲,活泼不失严肃,优美不失严谨;而非一套流水账,年年都需要改头换面。这是作为一套教科书所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品质,也是我们万千小读者、大读者和老读者的由衷期待。


编辑整理:武汉龙门尚学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报名咨询: 15527095332

龙门尚学简介

龙门尚学教育

      武汉龙门尚学是上市公司龙门教育(股票代码:838830)旗下中小学校外教育高端品牌,专注中小学个性化教学。课程服务包含精品一对一、精品班组课、中高考全托冲刺。坚持能力至上的教学理念,按照龙门3A高效学习系统,致力于帮助学生改善学习方法,培养学习习惯,以学习能力提升促进考试成绩提高。 龙门尚学采用名师合伙人机制搭建名师联盟,并推出尚学云课搭建O2O混合式学习平台,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名师课程共享。目前在武汉地区有13个校区,分别为江夏校区光谷校区水果湖校区取水楼校区徐东校区胭脂路校区南湖校区青山校区吴家山校区永清校区崇仁路校区钟家村校区中南校区,基本覆盖武汉主要区域。

一对一教学环境

在线报名
电话
短信